玥顺哲

风萧萧兮易水寒,

3

   “滴雨,你可记得灵雾。”风逍讪讪举起了一张画像交于我面前,努力起身支着身子,,含着满满的期待,让我有些不舒服
   “不认得,我应该记得她吗?”我自以为阴森的笑着,不喜欢他的表情。
   “是……吗?”风逍剧烈咳嗽着,身子重重跌回床上,俊秀的脸涨的通红,我心下一惊,赶忙走上前扶他。
    “喂,你到底怎么了?你不是神仙吗?怎么身子还不如普通凡人呀”我缕着风逍的胸口,炮击似的问他
   风萧并未回答我,却给我讲了一个故事。600年前天上有对神仙眷侣,但一女子下凡视察后就了无踪迹,男子下凡去寻见自己的爱人,却看见自己的爱人依偎在一个凡人男子身边。男子将爱人强行带回天上,仙子没多久就死了男子发现爱人的魂魄早在上天之前便损失大半,于是下凡去找那凡人,却看到凡人被人殴打致死,男子伤心欲绝,发誓要爱人复活,首先要找到失踪多半的魂魄,于是便下凡寻找修行途中发现爱人魂魄虚弱,便舍命渡魂……
    故事讲到这里,我上有些了解风逍生病的原因,但我不明白的是风逍是有妻室的人,还把爱人魂魄带在身上,却向我表白,也许他娘子的魂有些在我身上,但我玉滴雨终归不是他娘子啊!还有他自己找到我为何还要用他自己的魂魄呢?
   “滴雨,我爱你。”
   风逍躺在病榻之上,脸色苍白到透明,却依旧微笑到无奈,他的无奈是自责,是不放心,却又理解这凡间诱惑的开朗。
    我是个玉妖,即是个石妖,在我有意识时同类姐姐告诉过我,石头不会开花,花便是心,石因无心,所以不会爱上任何人,不会流泪,更不会心痛,可现在我知道姐姐说错了,现在我便心痛,痛到想逃,痛到想杀了风逍解恨!
    “如果我说我也爱你,你会把我的魂魄拿走吗?”
    风逍的嘴角幅度扩大,疯狂的笑了起来,笑到昏迷,他眼角缓缓流下清泪,重重砸在我的心头,我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。
   我坐在风萧床头,轻轻说出了我的故事。
   滴雨是灵雾仙子的贴身之物,很早就爱慕风逍神君,却无奈我只是一颗玉石,灵雾仙子仙气对滴雨来说太弱,不能助其成长。但后来灵雾仙子下凡了,爱上了凡间的男子,滴雨脱离仙子独自修炼,终成人形,确是妖身。风逍神君出现后,灵雾仙子因为不想离开卫慕玉,便强行将自己的魂魄抽出,附在滴雨身上。滴雨因此记忆受阻,忘记了风逍神君,但滴雨却是真的喜欢风逍,很喜欢,喜欢到怕失去,因此刺伤每一个人,也包括她最爱的风逍。
   床榻上的风消睫毛轻颤,我已睡着,再醒来时我已在天庭。
    “玉滴雨,成仙。”宣召的神仙眼神复杂,有些怜惜,有些无奈,却不是在看我。我自那日醒后,仙气大盛却不见了风逍,随后便被带到天庭。
   “上仙……风逍呢?”我扯着那神仙裙角,苦苦哀求。
    “打回原形了。”
   知道他还没死,我欣喜若狂,随即撤去仙籍下凡寻找。
   风逍的原形,便是凡人。
  从今以后,风逍只是一个普通人,会老,会生病,也会死,我却仍要陪在他身边,即使他已不记得我。

风萧萧兮易水寒2

2

    醒来我看到风逍倚在床前,仿佛是睡着了,却唇色苍白,我撑起身子慢慢向他靠近,想给他把下脉,他却突然睁开眼睛,虚弱的模样消失,满脸警戒之色,冽声到:“你想干什么!”
    我下了一跳,好半响才回过神来:“你不舒服吗?”说完不知怎么我觉得特委屈,我也是杀生过的,如今就这么点小脾气,我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下床,向门外奔去想远远离开风逍。
    为什么唯独他,为什么唯独他不一样!真心的不想看他难过,却没想到自己被染得更心疼,我决定离开风逍,自己去修炼。如果成不了仙,那也是我的造化,就是觉得对不起我的前主人。
    关于我前主人的记忆已经是很久以前了,隐约记得他名字里也有个“玉”字,叫卫慕玉,他笑容得体大方,温润如玉,忘记他是怎么得到我的,但私下他曾将我放在唇边,他的唇柔软,带着清新的竹香,他曾赠我一个好听的名字,玉滴雨,水灵灵的,但后来没多久,他就日日伤痕,奄奄一息,最后的日子里,他把我紧紧放在怀里,你是她送的,你能成仙吗?我看着他嘴角慢慢流出血,染红了衣襟,浸在了我的身上,里面竟有哀怨的味道,他到底经历了什么,也许我知道,也许我不知道,但在这记忆中断,但我爱他,妖的报恩,满足爱人的一切要求,不择手段!
   于是我收敛妖性,帮助凡人,飘荡于天地,直到遇见风逍。
   想起风逍,我的心里又莫名的有些难过,我躲到一个山洞,特意用杂草铺满洞口,为的就是不让风逍找到我,我没办法再与他一起做事了,我必须要离他远远的,这样想着我慢慢睡了过去,谁知我刚睡醒,就看到风逍又在我身旁昏睡,又是那一脸的惨白,最要命的是我还躺在他的腿上!
   我悄悄爬起来,准备偷偷溜走,却听见熟悉的声音“你又要去哪儿?这么讨厌我吗?”语气带着哀怨,不似从前那么生硬,我听的连头发都竖起来了,只得慢吞吞地走到他身边。
   “我身子有些不舒服,你去给我弄些吃的吧!”
    我低着头,心里止不住地抱怨,我把煮好的汤放在你面前,你不要现在这深山老林,你却跟我要吃的!我抓了几只兔子,连毛带皮一起烤了整只兔子扔给了风逍。他看着“五脏俱全”的兔子,幽幽叹口气,对我说:“滴雨,我……好像……喜欢上你了。”说吧,提着那兔子掏出了内脏,专心致志的啃着,结果他刚肯不久就向洞口飞奔,我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呕吐声。
   那之后风逍就病了,挺严重的,连床都下不了,他仙气减弱很厉害,似乎都快耗尽了,也不知到底在忙些什么,自从他说喜欢我以后,时常用含情脉脉的丹凤眼瞧着我,害我心里毛毛的,我并不喜欢他,只是不讨厌,他却总是一副“奴家今生跟定你了”的模样,仙人都是这般无赖吗?

风萧萧兮易水寒(短篇)

   1

   我是玉妖,有珍奇黑玉幻化而成的,但无论多珍奇黑玉就是黑玉,玉黑,妖心更黑,为了成仙,我辛苦的压抑妖性,努力修炼,行善,反反复复,只差百件好事便可成仙了。
    风逍就是这时出现在我的面前,只是用黑布捂着脸,只看见修长的身姿,碧绿的衣料,他身旁的气息告诉我,他是上仙。
    “我来祝你成仙,从现在起,我会慢慢教你仙的规矩”。他声音清冽,却带着傲慢,我心里虽不愿,但如果我想尽早成仙,还就得靠他,不然我一个不小心,又会折损功德。
    他带着我到处走,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,偶尔低头停住,过一会儿去踢一脚路上的石子,俨然一个神经病怪胎。
     “玉滴雨,好名字,淅淅沥沥的,反比鲜明”。我受不了他总叫我“鱼”妖时,我气愤的吼出了我的名字,是我之前的主人帮我起的,我很喜欢它,也很喜欢他,而现在――你是说我脾气火爆吗?
    风逍用来捂脸的黑布,很黑,我对黑的东西往往没什么抵抗力,一天漆黑的夜里,我欢喜的摸着黑进屋扯他脸上的黑布,然后月光拂面,我看到了他的脸。
   苍白,有冷汗,看起来不太舒服,结论是美的不可方物。这个男人很漂亮,我看着手中的黑布,又给他套在脸上,觉得这么漂亮的一张脸,如果我天天看到,哪保哪时忍不住抓过来,把他给“吃”了,我静悄悄的出了门,到街上“买”了只又大又肥的大白鹅炖了,白鹅眨着水滴滴的小豆眼,哀怨的看着我,可我还是扭断了它的头。
   清早起来,我端着汤去看风逍,谁知他先一步开了门,脸上没有那块黑布,我脸上火热热的。
   “你……那黑布呢?”我把鹅肉汤放在桌子上,背着身子,问他。
    “你都看见了,我捂着何用,把这钱拿去给这鹅的主人以后别干这事了,我不吃凡人的食物”。说完把银子塞在我手里,转身离开了屋子
   我愣在那里呆呆瞧着那个肉汤,顿时有些难受,他是神仙啊,又怎么会吃这东西?是我犯傻了。为了对得起那大白鹅,我一口喝了鹅肉汤,更觉得难受,一是因为盐好像有点多,二是鹅骨卡到喉咙,我痛苦的在地上打滚碰翻了风逍的桌子,又被他给的银子袼到了头,昏昏沉沉的恍惚看到风逍俊秀的脸上,满是焦急大叫着我的名字“小玉!小玉!”呸!这个混蛋又乱改我玉滴雨这水灵灵,灵水灵,灵灵水的前主人起的美名!